Talent Acquisition

2020年就业展望

亚太地区的企业和劳工正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

撰稿人:Marta Chmielowicz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2020年亚太就业和社会展望报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对亚太地区的经济、企业和劳工造成了沉重打击。

尽管在过去十年中,亚太地区的发展中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由于私营部门的蓬勃发展、外国投资和高技能劳动岗位的增加而快速增长,但它们也面临着严重的增速不平等,在2020年疫情冲击之后,这种不平等变得更加明显。尽管亚太地区经济有着创纪录的经济增长,但其13亿工人中仍有68%从事非正规、低技能、低工资的工作。性别不平等也是一个突出问题,特别是在南亚,妇女们面临着低工资和低就业机会、低教育和培训机会的限制。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上述不平等现象进一步加剧,许多工人因有限的社会和就业保护而被迫陷入贫困。虽然新冠肺炎危机给劳动世界最先导致的后果是工作时间的减少——第一季度约为7.3%,第二季度约为15.2%,但时至今日,其已导致约8100万人失业。这相当于整体就业率下降了4.2%,其中女性下降了4.6%,男性下降了4%。15至24岁的年轻人受到工作时间和就业损失的影响是不平等的,他们在整体就业损失中所占的比例比他们在整体就业中所占的比例高出3至18倍。

工作时间的减少也是劳动收入下降和劳动贫困增加的原因之一。总体而言,2020年前三个季度,劳动收入下降了9.9%,南亚(17.6%)、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9.5%)和东亚(7.2%)受到的影响最显著。

工作、工资和工作时间的损失造成了巨大的人力成本:新冠疫情使得2200万至2540万人雪上加霜,他们现在面临极端贫困,每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9美元。上述情况导致贫困率提高了1个百分点,达到5%,贫困劳动者总数估计达到9400万至9800万。

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这场危机中幸免于难。研究结果显示,受影响最严重的是那些以旅游业和制造业为支柱的国家/地区,包括:

  • 中国澳门和马尔代夫,二者经济增长降幅最大,预计这两个国家/地区的经济将分别萎缩52%和19%。
  • 对于地处太平洋岛屿的地区,以斐济和瓦努阿图的降幅最大(预计分别为10%和8%)。
  • 在东南亚,马来西亚(6%)、菲律宾(8%)和泰国(7%)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

而未来依然充满着不确定性;虽然目前消费和国内需求已经开始复苏,但同比增长率低于2019年。收入和就业流失导致许多国家购买力和消费者信心下降,澳大利亚和巴基斯坦除外。

旅行限制、检疫规定和商业航班禁令导致了旅游业的崩溃,旅游业是许多亚太地区经济体的主要收入来源。研究显示,2020年前8个月,游客人数下降了89%以上,给该行业的企业和劳工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企业仅能依赖政府维持生存。

出口需求也大幅下滑,也暴露出供应链依赖的全球生产一体化经济体的脆弱性。总体而言,澳大利亚、印度、日本、中国澳门、蒙古和菲律宾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的出口都经历了两位数的负增长。服装生产、电子产品和汽车制造业受到全球消费需求下降的影响尤为严重。

随着未来不确定性的上升,亚太地区的外国投资也大幅减少,与前一年相比下降了34%。中国澳门、马尔代夫、巴基斯坦、菲律宾和斯里兰卡的绿地投资降幅最大,从84%到89%不等。

面对这些危机,各国政府面临着应对劳工和企业需求的压力,发达经济体要求政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提供更多资金。在该地区38个有可比数据的经济体中,一揽子财政政策的中位数占GDP的12.4%,高收入经济体平均为24%,中低收入经济体为7%。

完整报告见

Tags: Talent Acquisition

Related Articles

Menu